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

}}}}

}}}}}}

}

}}}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x}{x}{x}但是,2008年10月,经济学家用一整期的内容讨论云计算,预见:这一定会改变信息技术(IT)产业,深刻改变人们的工作和公司的经营方式。尽管里面的很多内容混合了今天的网络服务和云计算,但是更新了很多企业对云计算的认知。{x}{x} {x}{x}时任微软CEO史蒂夫.鲍尔默在华盛顿大学的演讲中提出了Forthecloud、we’reallin的口号。之后,谷歌Cloud发表了IBM、甲骨文、阿里巴巴、腾讯、百度、华为……世界上大部分重量级的互联网和IT巨头开始发表云计算。{x}{x}{x}{x}{x}{x}{x}{x}{x}{x}{x}今日前提及云计算很多人依然喜爱与战事联络,这也不难理解,在过去的10多年中,试图抢占战略优势的云服务商们早已产生了一系列的竞争,技术创新、数据中心、服务模式等都是这般。{x}{x} {x}{x}{x}2009年是云计算发展的重要转折点,主角不是亚马逊AWS一口气发布4种产品,也不是第一次茅庐的微软Azure和阿里云,而是背后的服务器供应商。戴尔开始推出云服务提供商、大中型数据中心和互联网服务提供商的PowerEdgec系列服务器,c代码是Cloud。{x}{x} {x}{x}惠普、IBM等戴尔的竞争对手亦是如此,纷纷推出所谓的云服务器。这可能是英特尔在2009年推出的最强5500系列,引进了新的CPU点对点互联技术QPI,大幅度提高了处理器的总线带宽,适合扩展到大规模的并行系统,如动态能源消耗管理、动态加速等技术交付应用,也是云计算按需供应、动态调配的重要技术。{x}{x} {x}{x}{x}2011年是云计算发展的另一个重要时间点,今年是OpenStack诞生的元年,被冠以数据中心操作系统、云计算操作系统等一系列名称,至今仍是云计算领域熟悉的词汇。与此同时,虚拟化巨头VMware也开始投身云计算,推出了VMware云基础设施套件,被称为企业混合云基础。{x}{x} {x}{x}{x}云计算完成了历史型,逐渐远离简单的虚拟化或网络服务,成为独立、成型、普及度高的IT基础设施服务。此时,云计算的作用和定位被确定:IT基础设施需要更大规模的扩展、更高的密度、更低的功耗和更低的成本,同时具有灵活、弹性、直观、深入的管理方式,以标准化、通用化的形式向客户提供。{x}{x} {x}{x}看到机会的大公司们相继把云计算提到战略的高度,最直接的是数据中心的动作。亚马逊、谷歌、微软甚至国内阿里云、腾讯云等疯狂建设数据中心,作为争夺客户的资本。比如说亚马逊、微软等以合资公司的形式进入中国市场,阿里云、腾讯云、华为云也在海外市场建设数据中心,以期深入到竞争对手腹地。{x}{x} {x}{x}同时掀起的还有服务和产品上的竞争。到2009年亚马逊AWS只发表了3种产品,之后每年发售数十种新产品和服务。其他云服务提供商更加努力超越,收购新兴技术,扩大业务范围,提高技术能力,占领市场份额,确保在激烈竞争中保持优势,如谷歌收购Bitium、微软收购CycleComputing、甲骨文收购Aconex等{x}{x} {x}{x}。《经济学家》在2016年8月被称为Cloud?Chronicles的文章中,对这个Cloud?War有这样的评价。云计算战争还没有结束,获胜者的奖品太丰富了。亚马逊AWS是这样的幸运儿,2017年的收入增加了43%,达到了175亿美元,拥有IaaS市场的44%的份额。{x}{x} {x}{x}可这场关于控制权的战略卡位结束了吗?2008年开始接触私有云,2017年成立云BU的华为反映了云计算市场的新竞争形态。在看起来白热化的时候,呼吁世界五朵云之一的小目标,似乎预示了云计算领域的新风向标。{x}{x} {x}{x}{x}{x}{x}{x}{x}在Gartner发表的2017年度新兴技术成熟度曲线上,云计算和大数据已经不在新兴技术之列,进入了快速发展的道路。对应Gartner的另一个观点:{x}{x}{x}{x}{x}。Cloudis是一个战略问题,这是一个战术问题)。{x}{x} {x}{x}为什么得出这样的结论,原因可能有两点:}{x}{x}{x}第一,云计算经历了全球基础设施的快速扩张,产生的成本和长期的收益周期决定了谁是市场上留下的最终玩家。{x}{x} {x}{x}{x}{云计算用户也开始更加挑剔,很多跨境公司都有全球化的业务需求,迫使云计算厂家必须进行全球化的布局,否则很可能会因为网络延迟、跨平台布局等导致客户流失。另外,大部分国家都有把数据留在本土的意愿,云计算经营者必须开展不同地区的本土化运营,全球化扩张似乎是不可逆的。{x}{x} {x}{x}{x}第二是从技术导向转变为客户导向。{x}{x} {x}{x}早期的云计算属于技术上的“开疆扩土”,技术和服务上的创新可以说是最主要的驱动因素,如今已经被客户导向所取代。不管是公有云、私有云还是混合云,本质上都是在满足不同的用户需求,IaaS、PaaS、SaaS以及诸多的场景化云服务,同样是出于客户的差异化需求。简而言之,云计算服务商关注的不只是高屋建瓴的顶层设计,更多的是”盯紧“客户。{x}{x} {x}{x}或许可以这样来形容今天的云计算,云计算服务商站在战略高度的布局,加速了云计算的技术布道,降低了云服务的成本,同时也提高了云计算的进入门槛。对企业而言,无论是出于成本考虑还是安全因素,云计算都不再是可选项,而是必然选择。选择云计算与否的战略不再存在,其馀的是选择哪个云服务的战术选择。{x}{x} {x}{x}显而易见的现象是,几年前在云计算服务提供商的客户列表中,存在的案例只有几家互联网企业,深入挖掘可能有某种投资和控股关系,现在很多传统企业也出现在云计算服务列表中,最重要的是从中尝到了甜点。世界上最大的快餐连锁企业麦当劳是例证,麦当劳在世界上有3万家以上的店铺,每秒实现的交易达到8600件,云计算的应用提高了麦当劳的系统效率。{x}{x} {x}{x}{x}映射到云计算经营者的竞争状况,核心之一是围绕大客户的挖角。例如,Instagram从亚马逊AWS转移到Facebook的自己的平台,Zynga从自己的平台转移到亚马逊AWS,苹果公司为了分配风险将一部分业务从AWS分散到GoogleCloud,蓝多湖放弃GoogleCloud拥抱微软Azure,Verizon放弃微软office回到谷歌GSuite……{x}{x}{x}即使是传统保守的银行业,云计算的破冰之旅也已经开始,高盛、花旗银行等企业已经成为焦点。这些大客户的价值不言而喻,不仅是支持云计算服务提供商不断扩张的金主,还有很大的品牌背书。特别是在国内,大乎所有的云计算服务提供商都推出了各种解决方案,目标是政治企业和传统行业的巨头。{x}{x} {x}{x}3{x}{x} {x}{x}从战略到战术的过渡,云计算服务商正在改变思考问题的方式,比如如何解决云计算时代的一系列数据问题。{x}{x} {x}{x}在最近的阶段,发生与数据安全有关的事件。Facebook有5000万用户数据泄露馀波,WiFi万能钥匙数据泄露也令人吃惊。美国落地的CLOUD法案,使云计算相关数据主权问题成为讨论的焦点。{x}{x} {x}{x}企业对云计算的态度还很微妙,一方面接受云计算代替传统IT设施的现实,另一方面,在个案之前已经提到云计算成为互联网时代的水煤电的说法也被主流的声音所认可,另一方面,对云计算的数据安全感到担心,苹果将一部分业务从AWS转移到谷歌Cloud{x}{x}{x}{x}{x}可以预见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云计算的应用也会增加,企业选择的云计算供应商的数量也会增加。云计算经营者明显熟悉这一点,业务布局也进行了不同的调整,几乎可以分为互联网系和IT系两个阵营。{x}{x} {x}{x}{x}网络系讲述了更具网络特色的故事,核心理念是扩大界限,深化。例如,在过去的一年里,蚂蚁投资了数梦工厂、驻云、ZStack、七牛云、腾讯云参加星环科学技术、Ucloud参加了数人云投资的电商云、视频云、游戏云、金融云等,以解决方案的形式将云计算的业务从IaaS向PaaS、SaaS延伸。{x}{x} {x}{x}{云计算界限和模糊,业务上的深度融合似乎是大势所趋,前提是保证数据的安全性。在互联网云计算服务提供商中,蚂蚁、腾讯等大公司在安全领域大力投入,不知道其他玩家能否跟进。{x}{x} {x}{x}有传统IT背景的云经营者大多采取中立态度,最有名的是华为云的三不,不应用,不接触数据,不投资股票。翻译来了,认可企业的数据主权,不强迫企业更换数据,不与合作伙伴形成竞争关系。只是在不少互联网从业者看来,华为云在理念上不免有些“落伍”,毕竟没有数据无疑缺少了更多的想象空间,好比说共享单车的价值不在于交通工具,而是背后的骑行数据。{x}{x} {x}{x}值得一提的是,即便是理念上的差异,并不意味着互联网系和传统IT系“你死我活”的竞争。在互联网的世界里,几乎所有的新兴行业都在继续补贴、二选一、并购,这种思想当然是互联网商业的本质吗?云计算应该是例外的。{x}{x}{x}{x}{x}顾客的多云战略和对云计算的战术认知决定了云计算的多样性,从华为云等新入场者的迅速成长也证明了该市场的包容性和开放性。当然,云计算服务提供商也要学会包容,拥抱开放,拒绝垄断,不要违反顾客的诉求。{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