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观察者网络张晨静】云计算成为中西竞争的新前线,当地时间5月18日,英国媒体《金融时报》以此为题发表了文章,拜登领导的美国政府控制了华强硬的语言,但控制中国发展的决心依然坚定。此次,他们将矛头对准美国占主导优势的云计算领域,专家指出拜登政府打算继续扑克时代的政策,抑制中国现在的快速发展势头。

英国媒体:云计算成为中西竞争的新前线(图1)

2020年底,海湾国家最大的电信集团-沙特电信公司(STC)宣布与中国企业阿里巴巴建立合作关系,帮助沙特建立云计算基础设施。据报道,这是中国企业为了扩大海外云业务而达成的最新交易,也是中国为了成为世界高科技领导者而努力的一部分。

未来几年,我们到更多这样的情况,美国智库大西洋理事会研究员、国际事务专家贾斯汀·谢尔曼(JustinkSherman)表示,中国在国内外的投资水平为云霸赛的主要参与者。

根据市场研究机构Canalys的数据显示,近年来中国的云计算市场一直在快速增长,目前已成为全球第二大云计算市场,仅次于美国。

2020年中国的云支出达190亿美元(约1220亿元人民币),高于前一年的115亿美元。报道称,尽管这一数据仅占全球云计算总额的13%,但中国的份额较2019年上升了3%。相比之下,世界上最大的市场美国从2%下降到46%。

{canalys分析师布莱克·默里(blaketmurray)说:中国是高增长的市场,云计算也是如此。独立的安全顾问哈特曼也称中国云服务提供商可能不像亚马逊那样成熟,但发展速度很快。

报道认为,中国云计算的快速发展得益于中国政府的支持。去年5月,中国政府表示,根据新基础设施计划,将向科技平台支付1.4兆美元。

曾任中国主权财富基金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北美办事处负责人、现任纽约大学法学院客座教授的马文彦认为,这个“新基础设施”的概念很宏大,并形容说“这相当于中国2007年对铁路和高铁的投资,作为在危机中刺激经济的一种手段”。

马文彦还是《数字战争:中国科技塑造未来人工智能、区块链和网络空间》一书的作者,他称云技术可以使得“一带一路”倡议的沿线国家数字化,与中国建立牢固的贸易关系。此外,中国还允许在多个国家制定与云相关的行业标准,这可能会影响未来的国际规则,影响很大。

称,中国目前计划将云业务扩展到东南亚、非洲、澳大利亚、欧美等海外市场,中国企业云服务商在竞争中具有价格优势和文化类似优势。前者是欧洲和澳大利亚的重要因素,后者对东南亚的顾客很重要。

由于最近中国和美国紧张的贸易关系、地缘政治角力、经验不足的国内市场等因素,中国的发展越来越受到抵抗。

云计算的政策和实践已经成为中美双边关系存在争议的问题,德州大学媒体研究和社会学副教授陈文泓指出,争议其实是谁研发下一代尖端技术。

去年8月,时任美国务卿蓬佩奥曾威胁要对中国科技公司进行全面打击,包括对在美国境内运营的中企云计算集团实施限制,还拉拢别国抵制中企等。

{x}{x}陈文泓指出,这些举措是特朗普政府让欧洲盟友加入“抵制中国战略”的一部分,“让澳大利亚和加拿大在国内禁用华为5G,同时还针对云提供商。在拜登政府的领导下,语言缓和了,但相关政策仍在实施。{x}{x} {x}{x}没有,尽管现在中国的发展面临着很多障碍,但进入海外的计划还在继续。陈文泓表示,将云计算视为未来的中国,在这一领域依然雄心勃勃。{x}{x} {x}{x}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