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陆科言

去年9月,被称为Snowflake的云原生数据仓库制造商上市,当天市场价格突破700亿美元,一举成为软件史上最大的IPO。

{云原生,这个普通人听起来很陌生,也许是过去几年云计算领域最受欢迎的概念,也是未来几年头云制造商最重要的竞技场。

或许许多人对云的印像仍然停留在把机房的服务搬到云上,但随着云计算平台的成熟和分布式框架的普及化,越来越多的生产商开始考虑升级为云本生。简单来说,应用程序从诞生之初就在云上,可以直接在云平台上运行,也可以很容易地转移到云平台上。

为什么云原生如此受欢迎?容易理解的原因是,尽管企业的服务器已经上云,但随着需要运行的数据量越来越大,在这个过程中底层的资源包括存储、计算能力和网络带宽的负荷也越来越高,如果资源不能充分最大化,对企业来说是很大的负担

云原生的优势在于,开发者无需考虑底层的技术实现,就能够精细地控制底层资源,所有算力能够自动启停、伸缩,自动且快速地响应业务,做到资源最大化利用,节约成本,且具备业务持续性。这个优势在疫情期间十分明显,即“需要时可以用很多,不需要时也不会产生大量浪费。”

成为云计算领域最受欢迎的概念后,国内的云原生走了哪一步?(图1)

国内主要云厂商中,腾讯是重要的云原生推动者之一。根据官方公开的数据,腾讯已经拥有的云原产品系统和结构,涵盖软件开发流程、计算资源、结构框架、数据存储和处理、安全五个领域的多个场景。目前,腾讯云本地注册用户规模超过100万,复盖政府、金融、文体、教育等行业。

今年3月,腾讯还发布了国内首款云原生加速器,针对云原生APP、云原生APP编排和管理、云原生底层技术、云原生安全技术等四大方向招募30家企业,旨在进一步扩大云原生的生态朋友圈,探索云原生的发展方向。

在最近的复试路演现场,接口新闻采访了一些参加企业,他们分享了原生和中国云原生未来的看法。

何俊炫是参赛企业TreeLab的CEO。根据接口新闻,TreeLab是快速构建信息化系统的生产力工具。一个背景是,很多传统行业的人使用Excel整理数据,但是Excel很难形成标准化的系统,表兄和表兄们在整理数据上花费了太多时间。TreeLab想让这些IT能力弱的堂兄堂兄自己构筑数据中心,建立适合自己业务和上下游合作的数据处理系统。

是流行的低代码应用程序,也是基于云原生设计的典型应用程序。何俊炫解释说,随着用户数量的增加,TreeLab的数据承载量也变得更大,只有云本地的应用才能承载这样的业务场景。

参加腾讯云本地加速器,何俊炫喜欢三点:一是利用腾讯云的技术能力,二是利用企业微信制作轻量级CRM(客户关系管理)工具,三是接触腾讯大量产业生态合作伙伴

另一家参赛企业Kyligence是一家PaaS供应商。这家公司解决的问题是,在超大规模数据量的情况下如何快速访问和分析数据。基于云原生技术,Kyligence帮助金融、保险、制造等行业的客户在云上进行成本更低的数据分析。参与腾讯云原生加速器,是看中后者的底层技术能力。

国内近两年已经涌现出不少提供云原生技术的厂商。但众人的共识是,无论是大厂还是初创企业,国内的云原生布局都还在十分初级的阶段。

复试评委、云启资本合作伙伴陈晖告诉界面新闻,国内许多企业没有实现真正的云原生,也没有在公共云上提供服务,多为私有化配置,云原生技术领域的专业知识、配置开发、管理应用能力还不成熟。KyligenceCEO韩卿也认为,国内的云原生刚刚开始,无论是大工厂还是创业公司,都在探索具体的商业模式。

在业内,与技术成熟度高的海外市场相比,国内云原生发展相对滞后。然而,韩卿还表示,作为后来者,中国企业可以更好地设计底层云平台或云能力,中国市场规模更大,应用场景更多,技术融合能力更强,远远超过国外。

{x}在陈晖看来,腾讯云本地加速器提供的是初创企业与基础技术提供商相撞的机会。很多创业公司都是偏技术背景出身的团队,他们的优势在于技术好,产品扎实,劣势在于商业扩张。腾讯的作用是连接器,帮助对接真实的产业场景和商业客户,进一步磨练产品,寻找更多的商业可能性。{x}{x}